《西游·降魔篇》:一封迟到20年的情书_主页
《西游·降魔篇》:一封迟到20年的情书
更新时间:2019-06-11
 

  作为一个在港片浸淫中长大的70后,谈及电影,有一个绕不开的人物,就是周星驰。无论是《赌圣》中的阿星,《大话西游》里的至尊宝,抑或是《喜剧之王》的尹天仇,无一不是周星驰个体化传播的分身,英雄形象的颠覆和解构,小人物逆袭的经典案例。当这种“无厘头”成为每个搞喜剧的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时候,周星驰却开始偷偷地转向了,正如食神所说,我怎么能让你参透。

  想当年《大话西游》之所以成为庙堂之作,正是因为它背后有属于香港特殊时代的烙印,过度的工业化带来了理性主义的危机,人们迫切需要重新发现人性的非理性因素,需要重树信仰。《西游·降魔篇》就是这样一部续集,你可以说它是前传,也可以说它是发生在西游另一个平行时空的外传故事。

  《大话西游》终归是痴男怨女的爱情乌托邦——“爱一个人都有想钻进他心里去看一看的感觉。如果我爱一个人,我永远都不走。”人世间的贪嗔痴由此而生。而在《西游·降魔篇》里,周星驰让这场爱情来得酽淳统一。爱,再也不像《大话西游》中的“惯性错位”。当舒淇在月光下唱《一生所爱》,文章抱着舒淇痛哭说我爱你之时,我们才惊觉,周星驰是借着电影说出了他内心,决意不再隐藏和逃避,不想再“我笑他人看不穿”,不再外表戏谑内心隐忍,段小姐无论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,紫霞就在那里,无论你懂或不懂,看没看穿。

  人世间一切的爱,都会如同“梦幻泡影”般虚空飘渺,因此,《西游·降魔篇》的周星驰决定“只争朝夕”,爱在当下。

  这是一封迟到了将近20年的情书,如同一个句号,回答了他的“爱别离”与“求不得”,然后看破放下,自在随缘。玄奘的大爱打底,让所有的小情小爱都提升为大格局,所有的爱都变成一种爱。这种爱放下自我,众生平等。

  时间是一个圆,而生命就是不断寻找自己的过程。犹可记刘镇伟当初拍《大话西游》片尾的神来之笔“看见从前的自己”,如同佛家的逃脱本我,观乎于心,在《西游·降魔篇》中同样一脉相承。

  最后,熟悉的旋律响起,心中的感触,不一定关乎爱情,或许只是关乎时光、岁月、青春、遗憾,关乎那些逝去的东西。那一刻,银幕上的文章,不过是满头银发的周星驰又一次化身而已。时光飞逝,岁月如长河,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满头银发和沧桑的脸,如同《天堂电影院》的多多若干年后在电影院观看时间的记忆,缅怀最初的自己,而留给剧外的观众一个大隐的解释:曾经痛苦,才知道真正的痛苦;曾经执著,才能放下执著;曾经牵挂,才能了无牵挂。一万年太久,今期香港管家婆彩图爱我,从现在开始。